萌啦啦

小鸟软糖_:

『魔王和小鸟。』

看到那五只鸟了吗 都是我 都——是——我——!!!(震声(ntm

构图有参考试了一下画光 我光感还是有点差后面慢慢练习吧x魔王蓝人设来自贞子爹和可可爹!

今天晚饭吃什么呢:

死对头篇ABO,没有车,放飞自我的爽条梗概,没有后续了,没有了!我要画魔王篇的abo了

没有后续没有后续没有后续!!!请不要血书求后续,我已经没有灵感也不想画了!

每天沉迷和营友打游戏,多半是废了!

抽筋可乐_Alice:

虽然成品长这样但原本真的是想画万圣节贺图的

后来觉得反正时间也过了就越画越放飞自我,结果就变成了一辆开往幼儿园的车(›´ω`‹ )


小鸟软糖_:

自从稿完了我就失去了好好画画的能力(呆滞)
p1双魔王 魔王蓝人设来自贞子爹和可可爹!
p2人鱼(亲亲| ᐕ)୨
p3魔王篇战损瞎想x
直到今天我也要说
绿蓝真好磕(哭了)
明天准备开始画新手书(躺)

铁荆棘

黑化绿总!


不实人:

/魔王篇设定
/欧欧西


魔王缓步走过自己城堡中的一条走廊。走廊很长,天花板上尽是眼花缭乱的彩绘,繁杂并且精致,和两侧墙上逼真的雕像一块儿向他们的主人行注目礼。绒毯忠诚的狗似的先主人一步向前跑去,使得魔王的皮革鞋鞋跟踩在地上却如猫咪潜行一样悄无声息。


壁灯里的火焰笑了,笑得抖起身子,它们毫无畏惧地笑着魔王威严至尊的假模假样。它们的数量很多并且排列有序,一点儿消息就能从头传到尾了。于是壁灯一个接一个亮了起来,火焰们笑着伸出懒腰探头探脑。


走廊不长,但是魔王走得不快。他数着心跳,一拍一步,可是他发现他平常跳动缓慢的心脏突然有力地加速起来,嘶鸣着几乎要撕裂他的身体蹦出来,于是魔王只能变成两拍一步或者三拍一步了,不过到最后一点路时已经无所谓了。他站在门前,心脏吼叫。


魔王摩挲着手杖上的宝石,低声呢喃出一串咒语让他得以通过门上叠加的魔法门。他默默穿过水一样凉的屏障,过去了是一个客房一样的房间,布置得极好,相当有魔族的皇家风范。


魔王捡起房间一串铁链扯了扯,顺着力道稍小的那个方向摸过去,最后他停在房间的角落里,那里有个小怪物,和人类很像,但是看起来却可爱温顺得多,偶尔会让人想去欺负一把的那种。


现在它在角落里缩成一团,它的一只下足上戴着脚铐,就是铁链最后连接的方向。感到有动静的它战战兢兢地挪动了一下,好让自己缩得更里面一些。


魔王撑着手杖半跪下来,另一只手伸出去自然地摸了摸那小怪物的头部位置,对方却轻微地颤抖起来,呜咽着发出意义不明的字节。


魔王毫不在意。“小蓝。”他唤道,小怪物稍稍抬起了头,但依旧没有看他。


“不要赌气啦,你现在在我的保护下很安全的。你之前抱怨说给你的房间就是关押犯人用的,我给你准备了新的房间你又不乐意了,这么难伺候可是没人要的。”魔王轻笑起来,捏捏小怪物身上的肉。他之前从未想过这般模样的人类摸起来却也别有手感,也或许是只有小蓝才这样吧。


“魔王军已经攻占了四大王国的土地了,最后两个国家就算联手也成不了什么大气候了。小蓝,人类王国已经没有希望了,你早就被骑士团除名了,安安分分投靠我不好吗。”魔王平静地和身为前第七骑士团团长的小怪物叙述起战况来,他的嗓音一向很温柔,稍微有点磁性,仿佛是在为孩子讲着睡前故事一样。即使这时也依旧嗅不出他的声音里有任何铁锈与硝烟的味道。


而原骑士颤抖得更厉害了,眼睛部分开始滚出液体状的物质,它颤着声音哀求道:“求求你……让我去帮他们……”


而魔王笑着用力捏了一下小怪物,满意地听到对方一声闷哼,回答道:“不行哦,小蓝。你知道我为什么把你留下的。”


魔王用手杖轻敲地板,低声念出咒语,奇异的青绿光雾笼罩在怪物身上,怪物失去了对身体的控制。魔王指使着它对自己施放了一个控制系的魔法——他先前和守卫打过招呼了,禁止守卫在他探视期间干扰他。


魔王的运气很好。骑士和他的等级差距太大,魔法的命中率相当之低,但这次也一次成功了。魔王暂时地与骑士结为同盟,他睁开眼睛,周围不再是他先前精心布置的房间,只是一间令人毛骨悚然的囚屋。小怪物也不见了,取而代之的是一位清瘦的青年,此刻正双手环膝着再次蜷缩起来,脸上满是惊恐,眼泪自己也收不住地掉。


但即使是这副表情,在这个连魔王都不寒而栗的房间里却是唯一圣洁的东西,仿佛触碰便能被不知名的温柔原谅,甚至救赎。


“你还是这个样子好看,小蓝。”魔王俯身亲吻青年的脸颊,不出意料地尝到了人类的眼泪。魔王皱了皱眉,他一直都不太喜欢咸味的东西,烤双头龙肉必须浇上甜蜜剔透的蜂蜜,否则他吃不下。


魔王一直觉得人类视觉中的骑士长相清秀,脸红起来的样子也相当可爱,只是他很少见过骑士哭泣的模样,从他将骑士锁进这里时算起,他见过的眼泪也屈指可数,但这并不妨碍魔王欣赏这副样子的青年骑士。


原来人类哭起来是这样的啊,魔王好奇地想。脆弱的、柔软的、惹人同情的,并且似乎还会传染其他人也一同难过起来。


魔王叹气,气息一出生便死在空气里,死去的身躯借着空气拂到青年的脸上,眼泪动摇地缩起了自己的身体。魔王伸手揽过骑士,人类稍高的体温隔着身上摩擦的布料传达过来,似乎温和地抚慰了魔王刚才疼痛起来的心脏。骑士没有反抗,魔王知道他下不了手,从他第一次对骑士施放了魔族之眼开始,荆棘已经缠死了兔子。


我不可能让你跑到我看不到的地方,我不会让你为那群蠢蛋拼命,我不会让你到战场上去送死。


魔王想,你是我的东西,我的东西我自己要保管好,如果你想溜走我就把你关起来。我舍不得伤害你哪怕一根头发,但我绝不会让你从我身边离开。


你误入荆棘丛,你的血是荆棘的佳肴,肉是荆棘的珍馐,你在这就是荆棘的养料,是荆棘继续活下去的条件。荆棘将缠住你,直至我的世界毁灭——


也别想我松手。

终于看到了!😭😭

北一:

是单截的亲亲部分o(*////▽////*)q